注册彩票网站投注 编辑荐诗丨今天我只想念红砖楼的颜色

网站首页 > 媒体预测 > 注册彩票网站投注 编辑荐诗丨今天我只想念红砖楼的颜色

注册彩票网站投注 编辑荐诗丨今天我只想念红砖楼的颜色

时间:2020-01-11 12:29:1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热度:3625℃

注册彩票网站投注 编辑荐诗丨今天我只想念红砖楼的颜色

注册彩票网站投注,编辑荐诗

为展示编辑个人诗学趣味,弥补编辑部集体推荐可能造成的遗珠之憾,推出更多特色突出的诗歌作品,中国诗歌网特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平台上设立“编辑荐诗”栏目,发布由编辑个人推荐的诗歌并附推荐语。欢迎关注!

红砖楼

作者:一行

今天我只想念

红砖楼的颜色。——铁锈一样的颜色,

寒凉、深暗,构成了

我童年生活的主色调。

在它花生皮般的包裹中,

我们营养不良,像蔫掉的仁儿

往阴影里成长。

楼道永远是潮湿的,台阶

散发着苦醋似的气味,

像是花生内部的黄曲霉变,

从外面是嗅不到的。

老鼠从四楼逃到一楼,被孩子们

追打,尖叫着跳起,血溅到

剥落了白石灰的内墙砖头上——

而在外部,同样发生着

两种红色的重叠:这幢楼

变冷于幽深的暮光。

每个夜晚,矿上的探照灯

都要照向这里,有时会来回

扫射,像在辨认着什么。

那时我会从屋里跑到阳台上,

向远处江边的光源眺望。

自从那艘装载了二十余人的

运砂船沉没之后,整座砂矿

都被一层无法驱除的黑暗笼罩。

清晨,阳光一点点

将整幢楼的红砖铺满,

却没有带来些微的暖意。

直到我离开那里,那红砖楼的红

仍像凝固的血一样,不肯流动。

红色通常代表着生命的激情、温暖、朝气,在中国民间语境中更有喜庆吉祥的意味。这首诗写记忆中的“红砖楼”,它的红却是“铁锈一样的”,是“寒凉、深暗”的。红砖楼作为诗人童年生活的地方,它的红像一团晦暗逼仄的阴影,把人笼进潮湿、苦味、酸朽,甚至病变的环境中,由此构成一种具有痛感的童年经验。哪怕是儿童间的娱乐(追打老鼠),也扭曲变形为恐怖的画面。楼房的红与暮光的红重叠,“变冷于幽深的暮光”,这是外部的景象,其实是小处的红汇进了大背景的红,隐喻着下文中红砖楼在时代的处境。“每个夜晚,矿上的探照灯/都要照向这里”,原来这是在工业区,红砖楼可能是工厂职工的家属楼。诗人的回忆因此具有了时代感。沉船事件更让集体的生活增添了悲伤,陷入“无法驱除的黑暗”。

这首诗首先写的是个人经验,一个敏感的人回望童年,对那红色及其氛围印象那么深刻。他最终离开了,红砖楼却作为时代的印记留在回忆中。如果说工厂的集体生活,对应着红色的普遍含义,是力量,是斗志,是对劳动的歌颂,但容易陷入机械、盲从,那诗人所感知的红色则是匮乏,是凝滞,是冷色调,是在大环境之下个人隐秘的情绪和回忆。

——王家铭

临摹

作者: 戴潍娜

方丈跟我在木槛上一道坐下

那时西山的梅花正模仿我的模样

我知,方丈是我两万个梦想里

——我最接近的那一个

一些话,我只对身旁的椅子说

更年轻的时候,梅花忙着向整个礼堂布施情道

天塌下来,找一条搓衣板儿一样的身体

卖力地清洗掉自己的件件罪行

日子被用得很旧很旧,跟人一样旧

冷脆春光里,万物猛烈地使用自己

梅花醒时醉时,分别想念火海与寺庙

方丈不拈花,只干笑

我说再笑!我去教堂里打你小报告

我们于是临摹那从未存在过的字帖

一如戏仿来生。揣摩凋朽的瞬间

不在寺里,不在教堂,在一个恶作剧中

我,向我的一生道歉

这首诗有一种“轻逸”的品质,句式简洁、顺畅,用词亲和,语气也较为轻松,但“轻逸”的外貌之下却编织了对一个当代知识女性的严肃的关照,或者说对一个重大问题的精微的讨论。这首诗没有设置字面上的阅读障碍,但理解起来依旧颇为困难,其原因在于诗人巧妙地将其本意潜藏在通篇的隐喻性或转喻性的语词、短语、语句的背后。因此,理解的过程必然是对这些隐喻和转喻的破解。分析其所有可能性,然后选取推算起来最行得通的一种或几种意思,这是理解的途径。整首诗精微地、完整地将一个现代知识女性处世的行止态度描绘而出,先在的经验决定了文本的生成,这是一种对“无”的“临摹”,是事物的召唤,是对内心的“极端的倾听”。

——苏丰雷

背光而坐

作者: 三色堇

那么多的影子挤在一起——

有草木,有涟漪,有火的种子

有闪电 的霹雳,有悲辛与清苦

寂寥挨着寂寥,雾霾挨着知命

假象挨着瘟疫,时间挨着轮回

满地的暮落挨着淙淙流水

腐烂与新鲜的事情,都可以遗忘了

包括铁钉一样的记忆,雪夜浪漫的残骸

光阴背面的东篱与隐菊

可以淡,可以忍,可以大慈大悲

可以根深而无需叶茂,可以素心而倦怠喧闹

可以静观婆娑安顿自己的心灵与悲喜

如果你能放弃江山与王冠

你能抵御火焰的出场,无以匹敌的繁华与虚狂

以洁净之心面对我们的最初与最后

也许,我们应该感谢这斜坡上的阴影

感谢光的背面,让我们懂得转身,懂得自省。

三色堇这首诗,观照角度是俯瞰的,超拔的。首节,词语里蛰伏着物哀,以及逼仄、危机。语意显陡峭。继而,笔锋一转,给出豁达、淡泊。循循善诱,路标式的表述中,最终,在舍与取之间,显影内心的洁净与升华。

——孤城

我看她一眼,她了却我一生

作者:余述平

这雪下得,让所有人不知所措。

事实上,我只看了你一眼,

仅仅一眼,就有了无限的空茫。

一个人一生都可以从容不迫,

但这一秒,却留下了慌张。

你走后,雪经过了脚印之后不一定是雪,

我在石头上等待,一定是石头。

但我从来不为石头活着,

即使被撕碎了,

也像雪花长着眼,

宁愿为爱留下缺口。

在雪中,我充满内伤,

但我喜欢,我看你一眼,

你能了却我一生。

2018年1月26日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评余述平《我看她一眼,她了却我一生》

这是一首藏头露尾的情诗,着墨不多,却把瞬间情感,在玄妙间,描绘得有声有色。全诗没没有一个爱,但“一个人一生都可以从容不迫,但这一秒,却留下了慌张”的句子,足以引发人的无限联想。动情而不直说,含而不宣,喧而不腻,需要技巧,但“在雪中,我充满内伤”,“我看你一眼,你能了却我一生。”这样的句子,还是将主人出卖!诗人余述平运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用短句将镜头层层推进,或许与他从事的电影工作,关系极大,这正应了那句,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花语

立春记

作者: 胡茗茗

在云南,我一路总在辨认

过澜沧江,它是雷平阳的

过哀牢山,它是海男的

见有颜色的蝴蝶,是唐果的

遇普者黑的桃花,是健如风的

就连一颗柿子树上空膛的果实

也只属于树上七只不知名的鸟儿

戊戌,卯时,立春

我与鸟儿一同站立在云南多年

罕见的寒流中,问它们

是否于果肉中找到安全感?

是否适彼乐土?鸟儿转身

盯住我:你还要什么?

立春,蛰虫始振

病愈,拥暖,有红糖水与蛋黄酥

美人敲门送棉被

立春,鱼陟负冰

不吵架,无焦苦,新绿摆放正东

窗外绵延新翻的红土与青丘

立春,东风解冻

我醒来,照旧目光温柔而凌厉

不迎合,不畏惧,床上写诗

立春,我没有想起我的北方

只一扇窗帘,被反复打开合上

在云南,普者黑,桃花岛

3205房间,下午五点钟,雨中

我推开眼前这片山水

透过桃花,辨认出属于我的窗口

春天,开始高悬于头上

2018.2.4

立春记:在这首诗里,诗人将她对云南的认知体验与立春的时光糅合在一起,生活、旅行、物候变化、情绪的跌宕等主题交织在一起,而完成了一首颇为高妙的诗歌。

——宫池

骨事

作者: 山语

彝人爱讲骨事

彝人必讲骨事

我的妈妈在命运之途行走了73年

第73年竟成了生命的尽头

于是她就躺在这个尽头开始燃烧

在2017年6月6日的午后

一座木烧烬

一个妈妈化烬

只剩下火红的一地碳

所有的烟都去了天上

我的女人背来了圣洁的水

我和兄弟开始以青枝蘸水

轻轻地泼洒在那一地碳上

火炭的火慢慢隐去

妈妈的骨渐渐闪露

妈妈的骨 苍老苍老的骨

妈妈的骨 纯真纯真的骨

妈妈的骨 善良善良的骨

妈妈的骨 美丽美丽的骨

妈妈的骨 上如满天繁星

妈妈的骨 下如雨后春笋

妈妈的骨 留在妈妈身后

我们拿起了七双筷子

七双蒿秆筷子

七双白布缠头的蒿秆筷子

我们开始夹拾妈妈的骨

我们接好了小小的白布口袋

头骨先进

腰骨跟进

脚骨随后

我的妈妈顿然以骨的形式开始完整

妈妈的骨背在烧火老人的身上

熟鸡蛋背在我的身上

熟羊肝背在我的身上

燕麦面背在我的身上

荞麦酒背在我的身上

我们朝着遥远的故地出发

坐过该坐的车

翻过必翻的山

趟过应趟的水

我们来到了瓦西拉达

一座向阳的坡地

一个家族的骨地

爷爷的骨在这里

奶奶的骨在这里

爸爸的骨在这里

祖祖辈辈的骨在这里

我们蹲在地上

摘七片索玛叶

七个神圣的皿

荞麦酒祭上

燕麦面祭上

熟羊肝祭上

熟鸡蛋祭上

我们面朝东方

我们松开口袋

妈妈的脚骨自然着地

妈妈的腰骨紧随其上

妈妈的头骨依次最上

永远挺立吧妈妈

“随父擀毡去吧妈妈

随母织布去吧妈妈

送你送到此了妈妈

……”

我们开始起身

我们开始离开

我们不再回头

一只雉鸡振翅飞走

一阵烟花响彻山谷

毕摩告诉我

爆声代我言

“亲爱的爸爸

妈妈已到你身边”

注释:

彝人有火葬习俗,这首诗写于我妈妈去世后某个深夜。

《骨事》:未知死,焉知生。直面生死,叩问生命。地域色彩,古老习俗,直击人心。

——王士强

查看往期编辑荐诗


------分隔线----------------------------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